有一种客户叫做贵人

商务合作

阳春三月,下一场雨最寻常不过了。不过在两年前的深圳,这场午后的雨很闷骚,有些劈头盖脸。

我在咖啡厅呆坐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出地铁站了。雨还不停地下着,但他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自顾自地向店里走来,不一会儿,他的头发就湿漉漉的,牛仔外套也已被雨水打湿。

进门,他要了布毛巾,稍微擦拭了下头发和衣服,脸上堆满了歉意的向我伸出手:“Hi Paul”,

旁边,是他一如既往地拎着的两个超大箱子。

一箱行礼、一箱样品。都是他征战世界的武器。

这是我们阔别一年的见面,我有点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Hi Andrew, Long Time No See"。

Andrew,我的客户,一个真实的让人质疑的美国人。

当天,他早上6点起床,从香港出发,9点到达广州供应商工厂,11点半返程深圳与我见面,于是便有了开头他被雨淋湿的一幕。

窗外,雨越下越大。不过,咖啡厅里倒是很安静。

我们各自点了杯咖啡,开始寒暄了起来。到下午3点,他匆忙点了个汉堡吃下,打包了一个。他说要去见另一个供应商Rita了。

于是,4点的时候,我们便启程出发,从福田去龙岗。因为下雨塞车,到平湖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此时,天色有些昏暗,不过丝毫挡不住Andrew的热情。

该见的人速见,该办的事即办,他如是说。

就这样,在Rita一方小小的办公室里,从5:30谈到7:30,Andrew一口水都没顾得上喝,不时的核对订单数据,那股认真劲着实让人震惊。

末了,Rita想尽地主之谊,请我们吃个饭。

上了发条的Andrew不谙人情,直接说不。他说不用吃晚饭,他下午打包的那个汉堡就行。说完,便潇洒帅气的转身要走。

我和Rita互相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

送Andrew到附近预定的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多。

雨停了,华灯初上。

接过我手中的一个行李箱,Andrew有些很着急的说“抱歉Paul,Rita, 我今天真的很忙。我现在要去洗个澡睡一会儿,10点钟的时候还有个视频会议,之后我要接着工作到凌晨4点,明早6点还得醒来处理一些事情,明天下午我就回国了。一周后,我还要飞柬埔寨,越南,欧洲,阿联酋,墨西哥等地继续与供应商谈判......”

望着Andrew的背影,Rita无比坚定的对我说:“他是我见过最拼的客户,真的验证了,越努力越幸运,我们都能从他身上学到东西。”

我点了点头:“我也被他对工作的专注与热情深深震撼到了,我们距离成功者如此之近”。

是的,Andrew跟本不用这么拼。

他老爹是一家世界五百强公司分支机构的董事,资产过亿。他本身除了是世界五百强公司的资深产品经理外,还自己开了3家公司。就他的发小融资到10亿美元,他作为Partner手上握有上亿美元的采购订单,在我们眼里,这就足够了。

他在最美的迈阿密海滩有一所公寓面朝大海,他在浪漫之都罗马与未婚妻一见钟情,他说将来想要抚育4个孩子。

妥妥的人生赢家.....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完完全全活出你想要的人生。

即便这样,

Andrew依旧积极、勤奋、自律的让人难以自信。

每当我飘飘然时,脑海中便总会浮现Andrew忙碌与专注的样子,让我汗颜。

我认识Andrew还是在2016年。

那时我工作6年了,算个老兵,不至于像最开始初入职场那样菜。而Andrew此时刚从好莱坞迪斯尼电影公司离开不久,跟着他父亲做起了全球采购生意。

时间久远,记不清确切见面的日子。

印象中,一个上午,也下着雨,阿里巴巴国际站的Trade Manager有条弹窗信息。说有一个柜,因为塞了一台打印机没有3C标志,卡在盐田港,被查了进不来,问能否想办法解决。

我本来想拒绝的,因为公司只做出口代理运输,没有做进口清关。

留言中最后说,如果可以,希望在St.Regis面对面的聊一下。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自然是不知道St.Regis的。好在还有点销售的敏感性,嗅到了一丝机会。百度一查,好家伙,瑞吉酒店,位于当时深圳最高楼京基100,世界上最高档饭店的标志。

大客户啊,这是!顿时,心中甚是欢喜。

于是便跟当时的公司老板说明了情况,搭上他的宝马7系,充个脸面,杀向京基100。

我坐在后排,有些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除了生怕弄脏老板这辆当时110W进口的车,也对即将的会面暗自思忖。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与国外客户见面,不再像出入职场时那般羞涩内敛。不过确实是第一次出入如此高档的场所,乡下人进城,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我见到了Andrew,还有他的父亲Jeff和哥哥David,一家子都很高挑。就在我有点局促的要打招呼时,Jeff先开口了。很难想象一个跨国公司的老总像个老小孩那般,蓄着一捋俏皮的胡子,说话时的语气很幽默,沟通的氛围很快便轻松起来。

也许是看到客户的真实实力,老板便亲自出马,在会客厅里和Jeff聊了起来。从公司介绍,订单需求聊到身上穿的T恤品牌。

我和Andrew则各自基本保持沉默,时而点头,时而应和。那个中午,我和Andrew加起来面对面说的话可能都不超过10句。

“我可能话不多,但做事靠谱。”
回去后,我向Andrew解释道。

Andrew没说什么,只是丢过来一个出货计划:十几顿的印刷品,彩页,产品目录之类的货,发达拉斯供沃尔玛超市用,要走空运。

就这样,因为与Andrew的萍水相逢,我有了一个无比优质的客户,在我遭遇工作瓶颈的那一年里,Andrew的出手相助,让我不至于遭受全年业绩的滑铁卢。

第二年,同样的订单,同样的货。

又一次,在瑞吉酒店百99层的自助餐厅,我俯瞰整个深圳,美景尽收眼底。

又一次,Andrew给了我足够的信任与支持。他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怎样去寻找最低的价格的,只是他没有那样做。

我在心里对他说,你一定是上天派来的使者。

2018年3月底,喜庆的日子。我的宝宝马上就出生。
此时,Andrew亦在中国,像每年一次的例会,他也又该出货了。

还是在瑞吉酒店见面。
趁着喜庆,我让Andrew给宝宝娶了个英文名。于是,他列了一个一串男孩与女孩的名字给我,并向我解释各个名字的意义。

宝宝出生,男孩,我毫不犹豫的选了Noah诺亚,然后中文名就为方舟。

对的,诺亚方舟,中西结合。英文名Noah出自圣经,中文名方舟出自诗经(国风邶风谷风,就其深矣,方之舟之 ),另取方-两船合并之意,将我的姓氏张与老婆的姓氏邹-谐音舟相连。

每次,当朋友说这个名字取得很好时,我都会一笑而过。
也在心里无数次的感谢Andrew。

Andrew也时常会问到Noah的近况,前几个月给他和Jeff分享了宝宝上幼儿园的照片,都惊呆了,小家伙长这么快。

可不嘛,一晃都三年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三年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

Andrew离开了Jeff的庇护,开始了自己的事业,行走在世界各地。

他在香港开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和未婚妻经营着一家高价值艺术品收藏与交流公司,在迈阿密一家品牌市场营销公司担任运营副总裁,也握有发小上市公司的巨额采购订单......

2019年的秋天,Andrew写了一封长信,邀请我作为他的合伙人,跟他去全球各地见供应商与客户。

这正合我意,此时的我正彷徨在事业的十字路口。这封信就像一束光,将我心里踌躇挣扎的阴霾驱散。于是,年底坚定的离开了工作了10年的公司与岗位。

疫情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Andrew的事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短期内我也不可能再成为他事业的合伙人。

不过,我并不为此感到遗憾。

虽然我告别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没有实现开启环球商务之旅的梦想。

但从网页设计、英文SEO、短视频、到写作、投资... ... 我试图给自己贴上多元化的发展标签,也隐约见识到Andrew的多元思维带给我的成长。

是Andrew的那句话,“做该做的事”,让我茅塞顿开。
也是见识到他的拼劲,让我有了榜样的力量与莫名的勇气。


-End-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句台词: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Andrew便是这种鸟儿,它姿态优雅,振起双翅时便可君临天下。
他们一辈子注定要活到极限,一辈子都想触碰自己能力的边界。对于他们,生命的每一天都是炽热的。

我也愿意相信自己是一只不平凡的鸟儿,向往着诗和远方。

今年5月份,Andrew告诉我说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在迈阿密的一个店,装修时在用他公司的一款LED灯产品,他在想办法要一张贝克汉姆的签名给Noah。

我有点犯愁。
因为Andrew今年结婚了,他真要生4个小孩的话,我该怎么给他们取中文名字呢?

江河三千,荣幸遇见。

给Paul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我的故事货代故事

再见,Laura

2021-11-18 8:56:50

我的故事货代故事

有没有什么客户比VIP更值得你全力以赴?

2022-1-19 8:22:19

商务合作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