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货代故事>公司故事>赫伯罗特HPL:Hapag与Lloyd穿越三个世纪的相拥

赫伯罗特HPL:Hapag与Lloyd穿越三个世纪的相拥

赫伯罗特HPL,现世界排名第六的集装箱航运公司。

所有船司中,它的历史最为悠久,至今已有177年,穿越3个世纪。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它的峥嵘岁月与百年传奇。

19世纪中叶,⼯业⾰命让欧洲传统手工作坊被工厂取代,造成大量手工业者失业。伴随着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和层出不穷的政治镇压,无数贫困的底层德国百姓,渴望前往大洋彼岸,在新世界寻找新机会、新⽣活。⼀股移⺠美国的浪潮悄然开始。

1845年,超过115,000名德国⼈移居国外,这相当于⼀个欧洲中等⼤城市的⼈⼝。

但移⺠的危险很高。从德国到美国,需要穿越广阔而冰冷的大西洋。

而彼时,他们乘坐的都是⼩型⽊帆船,平均需要70⾄100天。漫长的航行中,乘客,尤其是居住在低矮、狭窄的双层甲板上的移⺠,被视为低价值的货物。他们没有足够的⻝物,饮⽤⽔短缺,卫⽣条件也很糟糕,在船上饿死病死在正常不过。

他们就在去往梦想天堂的路上,但需经历地狱般的旅程......

01.
移民潮中的诞生

1)

1847年5月27日,一家在汉堡证券交易所会议室成立的公司,让移民的处境开始得到显著的改善,这便是Hapag,全称Hamburg Amerikanische Packetfahrt Actie Gesellschaft。

成立之初,Hapag便使用一流的帆船在汉堡和纽约之间提供更快、更可靠的班轮服务。

首艘帆船“德意志”号,装备齐全,于1847年10月15日投入使用。船上无与伦比的服务令乘客们惊叹不已。即使是面对下等舱的乘客,Hapag也每天都会烤制优质的软白面包。移民的热情非常高,甚至有人抱怨Hapag的食品太过美味,以至于被其引诱上船而踏上了移民之旅。

紧接着,Hapag投入打造了一批四艘新的帆船”,排水量均约为500吨,可容纳约220名乘客。

它们经常打破航行纪录,从汉堡到纽约,航程缩短至40 天,而如果有西风,回程更是只需短短的28 天。

Hapag第一次将乘客视为客户,而不是当作货物。“海上服务”的概念大为成功。

1848年,德国革命的失败和随之而来的镇压导致了新一轮的移民潮。Hapag认为自己目前正处于“可喜的进步”阶段。因为他们有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服务:“注意为每位乘客提供一个单独的泊位。”

五年后,Hapag董事长阿道夫·戈德弗罗伊(Adolph Godeffroy)召集了一次特别的股东会议。他热情地倡导建造两艘大型新型螺旋蒸汽船,以代替传统木帆船。因为他意识到时间紧迫,竞争将从“繁忙的邻城”不来梅逼近。

虽然汉堡才是德国最⼤的港⼝,但早在1832年,不莱梅的参议院便通过了移民保护法。这直接导致德国移⺠的⼗分之九在不来梅登船。

1855年,Hapag第一艘蒸汽船“Borusia博鲁西亚”号,在苏格兰格里诺克下水,并有一个霸气的口号:“铁制的,一流的”。当她进行处女航时,人们为她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礼炮和烟花,还有一场盛大的街头派对。一个月后,这座城市以同样的热情迎接她的姊妹船“Hammonia哈蒙尼亚”号。

两艘船均超过2000吨,长101米,宽近12米,航速11节。载有80名船员,可搭载510名乘客。

毫无疑问,蒸汽船的速度和载客量秒杀帆船,这是一个时代的跨越。

2)

正如Hapag董事长阿道夫所想的那样,就在其感觉到来自不来梅的竞争压力之际,一个不来梅商人,赫尔曼·亨利希·迈尔,正在计划将德国主要航运公司的基地设在威瑟河畔的不来梅。

他与来自柏林的年轻人,后来的首任董事爱德华·克鲁斯曼 (Eduard Crüsemann) 一起,说服不来梅企业投资一条“宏伟的、德国独有的”跨大西洋轮船航线。

Norddeutscher Lloyd,北德意志劳合社-NDL,于1857年2月20日在不莱梅正式成立。

6月12日,当Lloyd的第一艘蒸汽船“不来梅”号沿着威瑟河航行时,不来梅的市民们欢呼雀跃,整个城市都为此庆祝。

在船上,迈尔展示了后来的公司标志:“一个锚,一把钥匙穿过,以及一个橡树叶花环”。

虽然Lloyd的计划宏大,不过开局却很糟糕:四艘Lloyd 轮船中的三艘被证明无法使用,而且Hapag从一开始就试图通过激烈的竞争将其赶出北大西洋业务。

到1860年,Llyod亏损严重、形象不佳、股东反叛,濒临倒闭。当另一家银行以仅为面值28%的价格回购大量股票时,末日似乎已经到来。

好在迈尔大胆且很有魄力,重新获得了股东们的支持。凭借出色的人脉,他在海外下水了一艘新轮船”汉萨“号,成功拯救了Llyod,并将其带入正轨。

1861年4月12日,美国爆发内战,导致美国客运总量急剧下降,货运业务也明显陷入困境。不过Hapag仍派发了百分之六至百分之十的股息。

Llyod也支付了百分之二的股息,并在其报告中称这是其第一个没有危机的交易年。两家公司都在北大西洋贸易中站稳了脚跟。

1862年,Hapag与Llyod首次合作,共同在曼哈顿对面的哈德逊河上的霍博肯租用了一块地,在那里并肩建设码头和客运设施,成为数百万德国移民通往新世界的门户。

三年后,内战结束,北大西洋的乘客总数再次急剧上升,移民运输业务恢复光明。

02.
普法战争中的兴衰

1870年7月,德国与法国爆发战争。次年,普法战争胜利,统一的德意志宣告成立。

3)

战争导致海外运输陷入停滞,德国的移民活动暂时停止。

时也,命也。

相比之下,来自东欧的移民,特别是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的外流则急剧上升。得益于不来梅的移民保护政策,Llyod适时将这些犹太移民引导至不莱梅港口。如此,Llyod一举超越Hapag,成为德国最大的航运公司。

彼时,Hapag拥有14艘蒸汽船进入新时代,而Llyod已拥有16艘跨大西洋蒸汽船。那一年,Llyod将40000多移民运送到美国。

Llyod的船更大,更快,更先进。第一艘“斯特拉斯堡”级大型远洋蒸汽船,就配备了现代化的复合蒸汽机,航速12节,可以搭载1000多名乘客。新旗舰“埃尔比Elbe”内部布局华丽,最高航速更是到了16节,而这样的船,Llyod连续快速建造了九艘。

Llyod因其每周的特快轮船航行而取得巨大成功,还获得了政府合同,提供前往远东和澳大利亚的邮政轮船服务。

4)

与Llyod形成鲜明对比的是,Hapag“距离破产还有五分钟”。

由于战争,Hapag的汉堡移民业务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Hapag船队规模过大,船只过时。虽然旗舰“哈蒙尼亚Hammonia”级来到第三艘,不过从一开始就已经远远地落后于Llyod的旗舰"埃尔比Elbe"。

和过时的船只一样,Hapag董事阿道夫·戈德弗罗伊,此时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老人,思维守旧古板。1880年,在担任最高职务33年后,阿道夫黯然下台。

但他的离任下台,并没有给Hapag带来好运。1883年1月19日的午夜,Hapag的“辛布里亚”号在浓雾中与英国轮船“苏丹”号相撞后沉没。超过430名乘客和船组人员在冰冷的海水中丧生。这场灾难给Hapag的复苏蒙上了阴影。

雪上加霜的是,一个年轻的航线代理人阿尔伯特·巴林(Albert Ballin)发起了一场漫长的、破坏性的价格战,横渡大西洋移民的船票价格最低只需要6美元,这令本就客源少的Hapag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

5)

痛定思痛,新的Hapag董事会决定聘请对手巴林作为董事长。这在当时看起来是一个非正统的人事决定,但却被证明是商业史上最幸运的决定之一。

巴林是自1888年以来Hapag最年轻的董事。他在贫苦的环境中长大,比富有的船东更了解客户的情况、关心和需求。

这位年仅29岁的局外人,上任之后,便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先是订购了两艘现代化双螺杆蒸汽快船,又将其中一艘船以德国女皇的名字”奥古斯特·维多利亚“命名,获取了政治背书与半官方地位。紧接着,他亲自登上这艘船,前往地中海,并在十三个港口组织了岸上游览。

这次巨大的成功,标志着现代邮轮的首次亮相,也标志着Hapag日后推出新业务的“海上旅游”的诞生。

1896年,Hapag下水了一艘客货两用船“宾夕法尼亚Pennsylvania”号,总吨位达到12,261 吨,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船舶。它可以运输超过2800 名乘客和14,488吨货物。一系列高利润的不同规模的“P”级轮船成为Hapag船队坚实的商业支柱,大型豪华客轮确保了Hapag的辉煌形象。

6)

Llyod的新董事Lohmann对Hapag的迅速复苏感到惊讶,他也随即订购了两艘新船,但他却犯了Llyod整个历史上最关键的错误:坚持使用过时的单螺杆蒸汽船,从而剥夺了Llyod的整个技术和商业竞争优势。

在一个动荡的春天,Lohmann在晚宴中晕倒去世。37岁的律师、Llyod的法律顾问海因里希·韦根Heinrich Wiegand博士被任命为Lohmann的继任者。

韦根上任后便发起一系列改革,继续将快速客运作为首要任务,并订购了一艘四烟囱快速轮船,目标是重新夺回北大西洋的霸主地位。

1898年,“伟大的凯撒”号以超过22节的航行速度打破了所有记录:从尼德尔斯到桑迪胡克仅需五天时间!在纽约,她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盛情款待。这次航行标志着“德国十年”努力实现最快横渡大西洋的开始,四艘漏斗快车成为Llyod的骄傲和标志。

让人唏嘘的是,在同年,在不来梅,传奇人物,年近90岁的Llyod公司创始人迈尔溘然长逝。

03.
一战时的毁灭与复兴

1899年,巴林和韦根被被分别任命为Hapag和Llyod的总干事。家长式的公司时代已经过去。在世纪之交,两家公司都由现代化的管理者领导,他们的目光超越公司的局限,超越了城市的界限,能够在更大的舞台上行动,比以前进行更大规模的竞争。

对于Hapag和Llyd来说,整个世界都彷佛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他们的班轮网络遍布全球。Hapag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船队,而Llyod则运输着最多的乘客。他们都是有抱负的德国的地位象征和大使,在Hapag的一艘轮船上,德皇威廉二世说出了传奇的话:“德国的未来在于水面。”

7)

在邮轮旅行取得巨大成功后,Hapag董事会决定更加积极地参与旅游业。1905年初,Hapag接管了柏林著名的Carl Stangen 旅行社,以“Hamburg‑Amerika Linie Reisebüro”的名义开展业务,成为领先的旅游供应商。180名Hapag员工,在维德尔河上的移民大厅服务来自欧洲各地的近102000名游客。

这种全方位移民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见如此火热,Llyod紧随其后,成立“Weltreisebüro Union”旅行公司,开启邮轮旅行业务。

邮轮业务大为成功,Hapag主动调整移民运输业务,推出奢华而非速度的服务,从而退出与Llyod在北大西洋的竞赛。其新旗舰“Amerika”比耗煤的快艇更经济,并为所有级别乘客提供额外的空间和舒适度。移民第一次可以预订三等舱,只比双层舱贵一点点。

越来越多的旅客更喜欢Hapag的船舶的舒适性,而对Llyod的破纪录快船不是那么感兴趣。这对Llyod是个不小的打击,为此不得不推出一艘速度较慢且特别豪华的旗舰船“乔治·华盛顿”号。

1910年,Hapag的报告引起轰动。因为汉堡人希望订购三艘豪华邮轮,前所未有的豪华,总注册吨数约为50,000吨,比任何航行的任何船只都大,是Llyod不莱梅人“乔治·华盛顿”号的两倍。

这一回合的较量,Hapag,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巴林作为Hapag的高级经理,处于成功的顶峰。

8)

欧洲经济繁荣伴随着乐观情绪,但巴林意识到光鲜亮丽的表面下隐藏着裂缝。他越来越担心德国和英国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并担心欧洲的军备竞赛可能导致一场可怕的战争。因此,他一直在执行半官方任务时寻求调解。

1914年7月20日,威廉二世再次启程前往汉堡,Hapag第三艘巨型轮船“俾斯麦”号的命名仪式成为德意志帝国的告别盛会。八天后,萨拉热窝响起枪声。巴林秘密前往伦敦,进行最后一次绝望的调解尝试。但这是徒劳的,一战爆发了。

海上交通已经崩溃。Hapag停泊在德国港口的船锈迹斑斑,在美国搁置的价值几千万马克的船被扣押充公(一战,美国是战胜国),即使离港航行回德国,也摆脱不了被击沉葬身大海的命运。

Llyod也好不到哪里去,员工被征召入伍为德意志帝国服务。港口仓库变成了物资商店,移民大厅变成了医院,甚至还需为在医院的列车配备设备。

战争失败了。多年来一直被柏林圈子严重怀疑为和平主义者的巴林突然被总参谋部要求主持和平谈判。他已经无法承受自己的世界和毕生事业的崩溃。革命到达汉堡时,巴林服毒身亡,并于11月9日中午去世,享年 61岁。

6月,《凡尔赛和约》签署,德国所有1,600吨以上的舰艇以及一半1,000 吨至1,600吨之间的舰艇均分配给战胜国。Hapag与Llyod不再拥有任何船队,而五年前,他们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航运公司。

此时,Llyod能称得上旗舰的是一艘游览轮船,只有可怜的781吨。他们不得不向美国寻求合作,以恢复旧业务。在摩根信托的帮助下,Llyod与英国白星航运签署了哥伦布协议。Llyod最终得以接收六艘豪华邮轮,再次派出豪华客轮前往纽约,并恢复往南美和东亚的邮轮服务。

巴林的继任者威廉·库诺(Wilhelm Cuno)博士在银行的斡旋下,与美国联合航运公司 (United American Lines) 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这项协议涵盖了除东亚以外的所有战前贸易,首当其冲,便是恢复前往纽约的班轮服务。

1923年,Hapag第一艘新型船舶,以“阿尔伯特·巴林”号命名,用以纪念他们的功勋董事,开始了前往纽约的处女航。她的总重量为 20,815吨,只有曾经旗舰“帝国”号的一半大小。

尽管如此,她仍被视为希望和生存意志的象征。尽管如此,它也堪称世界航运史上最惊人的复兴之一。

04.
二战时的绝处逢生

自1924年美国严格收紧移民法以来,大量移民流动已经被战争中断,几乎完全消失。1930年,世界经济危机,更是对航运业造成了沉重打击。

9)

对于Llyod来说,是“规模最大的危机之年”,对于Hapag来说也是如此。两家德国商船队的总吨位为420万总吨,其中 650,000 总吨处于闲置状态。港口笼罩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静,大规模失业肆虐。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这种下降趋势仍在继续。

Hapag和Llyod不得不决定加强合作。工会协议达成一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在不正式达成合并的情况下实现合并的经济效果。

只是人心惶惶,Hapag和Lllyod内部摩擦加剧,以至于考虑解除工会协议。没过几年,合作协议便终止。

1933年,Hapag和Llyod开始受到纳粹的控制和影响。

马克斯·沃伯格(Max Warburg)被赶出了Hapag监事会,他是巴林生前最好的朋友,几十年来与Hapag关系密切。由于船只悬挂纳粹标志,国际乘客们纷纷回避,这给Hapag和Llyod带来了严重的财务损失。当德国入侵波兰并爆发战争时,两家公司仍有858艘船漂泊在海上,纷纷被击沉或者炸毁。盟军持续数天的毁灭性轰炸,将Hapag港口基地汉堡变成废墟。Lloyd位于不来梅的总部行政大楼被袭击,所有文件与财货丢失殆尽。两家公司的技术部门人员被招强制带入纳粹海军进行船舶维修。战争结束后,移交所有重型船舶给战胜国.....

Hapag和Llyod来到了历史最低谷。

10)

如果说,一战后,各自能起死回生是幸运的话。那么,这一次再东山再起,德国人真的是展示了打不死的顽强。

战后一两年,Hapag和Llyod先是“猥琐发育”,改行从事餐饮、拖航以及海滨度假胜地的服务。

即使没有合作运营协议,两家公司都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旅行社的合作,而不是在航运领域继续角逐。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原因也很简单,能力不允许了。只有904吨的沿海度假轮船“Glückauf”就能晋升为Llyod的旗舰。Hapag好一些,攒到一艘新船“汉堡”号,不过也才2,399吨。

经过几年的发育,Hapag终于再次复苏,随机投入运营货轮“Odenwald”,随后还有六艘同级货轮投入运营。Llyod不遑多让,也新造并接收了六艘机动货轮。

货运恢复后,便是客运。传奇的钥匙和锚旗再次从一艘伟大的客轮上飘扬起来。

不过这次,两家公司不再厮杀与比拼,而是选择合作。

1953年,Hapag和Llyod开通了一项联合服务,每月与Llyod的涡轮动力船“Weserstein”一起驶向远东。

两年后,二战结束十年整,Hapag和Llyod联合运营几乎所有主要航线。Hapag拥有25艘自有货船从事班轮服务,且收购了新成立的小型包机公司Deutscher Flugdienst GmbH近28%的股份。
而Lyod则拥有27艘货船。两年后,Llyod在迎来百年华诞的日子里,竞标其下一艘大型客轮。前豪华客轮和部队运输船“巴斯德”号,法国人的骄傲,于1959年作为Llyod旗舰“不来梅”号停靠瑟堡时受到热烈欢迎。

到1960年,Hapag和Llyod再次派发了6%的股息。Llyod的营业额达到2.59亿德国马克,其重建工作宣告完成。

营业额达2.86亿德国马克的Hapag则进一步扩大其船队,彼时已有49艘远洋船,还有三艘正在建造中。

两家航运公司再次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05.
集装箱革命后的合并

1966年,美国海运公司Sea-Land的集装箱船“Fairland”号首次驶往欧洲,于5月6日靠泊不来梅。

尽管欧洲航运公司仍持怀疑态度,但几年之内,海陆联运的标准化集装箱引发了运输业的一场革命。

集装箱的出现改变了世界,Hapag和Llyod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共同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1968年10月25日,来自不来梅的“威瑟快车”为赫伯罗特集装箱公司(Hapag-Lloyd container Linien)开通了前往纽约的第一条欧洲全集装箱服务。两周后,来自汉堡的“易北河快车”紧随其后。

这是第一次出现Hapag-Lloyd这个名称,航运结构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业内普遍猜测,不可避免的赫伯罗特合并即将到来。

尽管赫伯罗特的合并仍被公开否认为“荒谬”,但汉堡和不莱梅正在谨慎地进行谈判。

有一点很清楚:未来属于集装箱运输,仅靠一家航运公司无法完成所需规模的投资。两个竞争对手在“必要的友好联姻”中合作多年,接受了其中的含义。

1970年9月1日,Hapag和Lloyd正式合并。这标志着汉萨同盟持续113年的竞争与合作的结束。这种竞争与合作为世界航运树立了基准,并将两个竞争对手推向了顶峰。这也标志着总部位于汉堡和不来梅的德国首屈一指的航运公司赫伯罗特HPL新的开始。

Hapag和Lloyd在合并时的规模几乎相同。新赫伯罗特股份公司Hapag-Llyod拥有超过10,000名员工、112艘远洋船舶和超过10亿德国马克的营业额,在国际上属于班轮运输公司的顶级梯队。

1971年12月,一艘名为“不来梅”的客轮最后一次从纽约出发,此时,距第一艘Lloyd轮船首次在这条航线上航行已有113年。

此后,Hapag-Lloyd在国外设立多家子公司,航运业务国际化。集团重组精简,专注于集装箱班轮运输和旅游等核心业务。

进入新世纪,Hapag-Lloyd分别在2014年、2017年与CSAV智利航运,UASC阿拉伯联合航运合并,以世界第六大船公司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赫伯罗特HPL:Hapag与Lloyd穿越三个世纪的相拥写在最后

从汉堡港的第一艘船启航,到两次世界大战下从零开始。

从蒸汽邮轮客运将普通货物和乘客运送到纽约,到成长为今天的领先和全球活跃的集装箱班轮运输公司。

一百七十七年时间,见证德国命运浮沉,随其荣辱兴衰。

赫伯罗特,跨越海洋连接世界,在一个充满变化和动荡的历史中,向我们昭示竞争与合作的永恒。

-END-

专业补充:

* HPL属于THE联盟成员
* HPL涉及的航线较广,优势航线在于欧洲、中东印巴、东南亚基港。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任何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公众号等媒体平台。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公司故事货代故事

海洋网联ONE:太平洋的落日

2023-11-30 10:13:25

精选故事货代故事

假如爱有天意:一个跟进了5年的客户今天给我发BOOKING

2024-3-6 12:01:38

商务合作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error:
  • Paul对文章销售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发布评论!
  • 货代级菜鸟对文章销售只有结果,没有如果发布评论!
  • 我*****溜成功下载了如何用领英做国际货代?(优化篇)超好资源!
  • 成功下载了如何用领英做国际货代?(优化篇)超好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