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孽啊,货代这钱挣得!

这是一篇短篇货代故事,全文5000余字。

货代人可以把它当作微小说看,作为消遣,我想还是够的。对于非货代行业的读者来说,也可以算科普,从中你可以管窥这行的烟火。

1.

9年前,我曾发过一票私人物品,帮一对在北京工作的西班牙夫妇搬家。

他们在中国好些年,攒了不少家当,8个托盘,近12个立方的货,2吨多,要在10天内从天津运到他们在巴塞罗那的家。

“那就只能走空运了,不过可能会很贵,因为空运按重量计算。” 客户询价信息还没说完,我如是对客户回复到。

客户说:5万够吗?

我:……

见我没有即刻回他,他们会错了意,补充到:10万也可以,我们要赶时间。

我:……

好吧,已经不是钱的事情了,而是时间。

我们普通的货代人没有超能力,但客户可以有钞能力。从没碰到这么爽快的客户,运气好的没边。

十天时间,空运绰绰有余,简直是送上门来的钱。

能动手,就绝不叨叨,放开手脚干吧。

落幕时刻,人间喜剧。

从中国到西班牙,跨越千山万水,我和操作一路护送,星夜兼程,货成功安全及时到达。

那票货的利润,最终近4万。

那次的运输中,我只是个进入职场才两年的销售,用初出茅庐不合适,但老鸟是绝对算不上的。用同事后来的话来说,接下一个这么高利润的单我纯属走狗屎运。

每次回味起来,始终忘不掉的是那句:5万够吗?10万也可以。

要是所有客户都是这种土豪就好了。

2.

但在货代行业中,其实我是不愿意接私人物品的。

我所在的公司没有专门做私人物品运输公司的那些渠道与经验帮助客户免税,如果要接私人物品,只能将其视为进出货的货物,然后申报与清关。

老实说,工作的前两年我也碰到过几次搬家或者私人物品的运输,丝毫提不起兴趣。经理在入职培训时告诉我别折腾私人物品。因为这些客户不做进出口,产生不了复购。

最主要的原因是通常客户都是将乱七八糟的东西打包就完事了,有的甚至不打包,他们不会像正规外贸工厂那样提供装箱单与商业发票,而这两个都是正规进出口必须提供的文件。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客户发了什么东西。

而私人物品中必定有很多东西涉及到电池、液体、粉末等敏感危险物品影响货运安全,或者遇到品牌、仿牌、书籍等知识产权问题,这些都是有严格限制的,出口报关必定会遇到问题,尤其是像这种杂乱不堪、品名都不详的货。

倘若海关查验那就麻烦大了。如果我们可能会因为没有准确的装箱和发票信息,随便买单申报,那涉嫌故意瞒报、漏报,上海关稽私科,承担法律责任都是有可能的。

但这个客户不差钱,面对这样赤裸裸的丰厚利润诱惑,我承认,心动了。一个没工作几年的毛头小子哪见识过这样大的馅饼。

于是,我不由分说的跃跃欲试,要接这个私人物品单。

出于职业,我问客户有没有做装箱单和发票。

他说“ No. 那是啥玩意?都是自己北京家里的东西。只有个总的数据,还是我们委托朋友找了一个公司帮忙打包好的。”

好吧,空运是不可能了,只剩下国际快递满足时间要求了。

在货代这行,说到空运,一般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商业空运的头程服务,即各航空公司用客货机提供机场到机场的服务,只要搞定出口报关,目的机场代理能正常清关,再派送就好。缺点是这种头程空运的报关比较严格,需要提供正规出口文件。

另一种则是国际快递。由几个国际快递巨头公司提供全程到门的方式,不用我们报关,更为方便,当然缺点是快递肯定比空运更贵些。另外,大陆国际快递渠道也会比香港国际快递更贵些。

对于这种大体积,大重量的货,如果客户赶时间,通常我们会优先选空运,因为空运会比快递便宜很多。走空运,明显货从所在地北京起飞是最划算的。

但问题是客户啥出口文件都给不到,如果要给私人物品去买单申报,其中的困难与繁琐是不可想象的,从北京的正规空运运输显然不现实。

这样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我们帮他提供单证,然后从香港出,用国际快递的方式。具体说,便是发货到深圳来,我亲自盘点,清理出不能运的敏感品与危险品,然后给剩下的普货做文件,毕竟国际快递运输虽然方便,但商业发票还是需要的。

客户是不知道空运和快递的区别的,只要能满足时间要求。于是我没跟他们说起运港在哪里,用国际快递还是商业头程空运,只是笼统的核算给出报价,然后告知服务是全包的,一站式的,给我个提货地址就好。

很快,客户便确认了报价,并将他国内朋友的联络方式和提货的地址给了过来。

从询价到客户确认合作,不超过15分钟,天哪,难以置信的顺利。

我即刻安排提货。怕迟则生变,夜长梦多,煮熟的鸭子飞了。“先提了货再说” 想必很多同行和我一样有这种心态。

我在深圳一家小货代公司,北京是没有分公司的,也没有长期合作的两地长途货运公司。

于是,便联系了德邦物流,将提货单下给了客户所在地的德邦网点。

一想到一票如此高利润的货在向我招手,做梦都是甜的。

3.

三天后的中午午休时间,骄阳似火。

我正趴在办公桌上睡的迷迷糊糊,德邦物流深圳营业部的人打电话来:货快到我公司楼下了。

于是,我赶紧下楼去接司机。

货车绕到办公大厦后门,停了下来。发动机轰隆隆的冒着热气。

门打开,我傻眼了。

8个托盘,12个立方,结结实实地堆在车里,每个卡车都用编织袋套着,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让我哑然失笑。

货所占据的体积空间远比我想象的要大。

在我的观念中,我以为这12个立方没有多少货。而这样大的货原本是应该发到仓库的,而我却发到写字楼办公室了。

货都到了,临时改派送地址显然不现实。多出派送费另当别论,主要是仓库那边没有预约,人家也不会收货。

这便是经验不足的代价,此时,虽然我已经工作了两年,却从未去仓库或者工厂监装过,除了一点快递货,我未曾亲眼见过这样大体积的海运与空运货,所以对于体积大小我压根没多大概念。

也是我被高利润冲昏了头脑,我本应该在确认派送地址时就意识到这个错误,仓库无疑是唯一的选择。而我却彻彻底底的疏忽了,匆匆忙忙的下单提货,妥妥的小人得志患得患失的心态。

就在我站着发愣的时候,司机将笔给我递了过来,显然他着急签字卸货。

管理处的保安也走了出来,示意我快点,车堵路了,后面有私家车跟着进来。

于是,我赶紧掏出手机呼唤几个同事,带上手拉叉车从楼上下来。

然后拿过签字笔,让司机先关门,将车挪走,在办公楼下的露天停车场卸货。

卡车有尾板,货慢慢从车上卸了下来,同事们也陆续到了。

签完字,见我们只有这几个小年轻,还有一个衬衫正装的打扮,司机大哥直摇头,然后一溜烟地开车离开了。

一个个托盘占了停车场好大一片地,同事们见状,也懵了:你确定货放办公室?

我只好厚着脸皮胡扯:工厂最开始告知我只有几个方,没想到加货了。先放一下,明天就发走……

话一说出口,我自己脸上都快挂不住了:说谎真是不打草稿。

好在同事们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不知道这是私人物品,也不知道我还要拆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我接的一个海运或空运单。这帮可爱的基友们。

无论如何,货都卸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4.

托盘有叉车口,可以用手动叉车插进去,一个个拉到办公室门口。从露天停车场到办公室所在大厦门口倒是没费什么劲。

不过,大厦门口有三个台阶,众人不得不费老鼻子劲,将托盘从叉车上搬下来,然后再抬上去。

中午阳光正是浓烈的时候,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最过意不去的是那个穿白衬衫的同事,都被托盘上的编织袋上的灰尘蹭的灰头土脸的,衣服上几大片污质。

最尴尬的是,此时,正是中午上班时刻,用电梯的人开始多了。

办公大厦比较旧,商住两用,只有三部电梯,其中只有一部是客货两用。

那一长串的八个墨绿色编织袋套着的托盘,像一列笨拙的绿皮火车一样塞住了半个走廊。

每个上班的人都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墙边靠着,排队进电梯,那情形就像现在排队核酸检测一样,队伍老长。

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堆货和我们,我懂他们的意思:WHAT THE F… 十万个为什么!

而我那帮同事也都心照不宣的配合,一起望向我。他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默契的?

此刻,我恨不得找个地缝立刻钻进去。

一部货梯,只能装一个托盘。

往上堆是不可能的,就刚才那三个台阶就让我们每个人累得够呛了。

一个人卡着电梯门,一个人拉着叉车进去,一个人在后面推。

从一楼到三十一楼。

之后重复同样的步骤,卸货,再从三十一楼返回一楼。

周而复始,八次。

巡楼的保安大叔最后一次看到我们,终于忍不住:还没搬完啊?他知道我们公司是做货运的,有些货很正常,换作其它公司,这么多货肯定不让进楼。

终于,在占用货梯快一个小时后,所有八个托盘都搬到办公室外。

办公室里面当然不能放这些货,只能都排放在门口和侧面的走廊里。

忙完这些,同事们都进门回到各自座位上工作。

见销售部一半人从办公室门口进来,老板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她赶紧走出来,见门口这一堆托盘,也被吓了一跳。

此时,我正准备拆掉一个编织袋和托盘,开始统计和整理工作。

“Paul, 这是你的货吗?”她问。

“嗯”我说。

“走空运?”她继续问。

“快递”我有些尴尬。

“这么多货走快递啊,都是些什么呀,怎么发到办公室来?” 她的眼神里有些疑惑和一丝责备。

“私人物品,客户搬家”我有些惶恐的回答。

“啊?有多少利润?”她不可思议的追问着。

“几万块吧”我小声的说。

“下次别发到公司来”说完,她转身回办公室。

“好”我说。

好险,要是没挣这些钱,我还不被当场骂死。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再看着那列“火车”,我顿时脑壳疼,深深地叹了口气,干脆也放下了手中的剪刀。

算了,先歇会儿,明天再说。

明天是周六。

5.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来。登上公交车,奔向公司。

打开车窗,路上不断有晨跑的人,一抹晨曦洒下,风在歌唱。多好的一个周末啊!

不,我是来加班的。

到达公司楼下,我顾不上吃早餐,匆匆在小卖部买了点面包,牛奶和水就上楼了。

那堆托盘,几十个箱子等着我呢。哪有心思吃东西啊。

出电梯到了公司,好巧,巡楼的保安大叔也从楼梯口出来。

“来发货的?” 他问。

好家伙,这里等着我。“嗯,今天发走”。我说。

打开门,我咬了几口面包,便走向收纳箱中拿出货代人的工具。你懂的,尺子、剪刀、透明胶带三件套。然后到办公桌上拿上笔和笔记本,又去会议室搬出了电子货称。

所有工具备齐,开干。

眼前的每个托盘被编织袋套着,手撕得累死,也不值得,后面还得封口。

因此流程便只能是:先用剪刀剪开每个托盘的编织袋,然后再从托盘中搬出每个纸箱,打开每个纸箱清点货物,记录品名,统计件数,再给每个品名估值,再封箱,最后给每个纸箱称重,量尺寸。箱子清理完毕再搬回托盘上,最后再用胶带将剪开的编织袋封口还原。

一个托盘下来,累了个半死。

有些托盘里的箱子,尺寸很大,就我这小体格,一个人搬上搬下的,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体力活倒还好,忍忍就得了。

最让人头疼的是清点和统计工作。玩具,好歹都装一个托盘或者箱子里啊,偏偏放到几个箱子与托盘中;衣服,哼,好好叠一下啊,毛衣里面包着内衣算怎么回事?;厨房用具,中国的锅碗瓢盆耐用,可十三香、酱油为什么也不放过… …

就这样,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无奈、痛苦、 头皮发麻与自我安慰后,我终于清理好了托盘,不过一上午才三个。

6.

点了个外卖,喝杯水,继续……

下午1点多的时候,快递操作同事来了公司,她说:同事告诉我昨天你拿了办公室钥匙,猜你在处理那个快递单,我来帮你。

好吧,那些个在办公室堆着的托盘货是我的,走的是快递,挣了多少钱等事昨天在办公室已经传开了。

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很难得有这份责任心。虽然她是操作(外贸行业叫跟单,可能更好理解),但的确这不是她的分内事,都是我自找的麻烦。

对她的到来,我很感激。

眼见我自己一个人也确实忙不过来,我也不好拒绝她的好意,总不能让人家又回家去。便让她去帮忙点下数,量下尺寸。我则开箱,封箱,搬运…..

要说女孩子做事的确比我细心多了,也很有耐心。一个人的工作,两个人做,速度快了很多。不到一小时,一个托盘就清理完了。

就在我要加快速度,一口气清理完剩下的4个托盘时发生一件事,她被吓得半死,我也瑟瑟发抖。

在打开一个箱子的时候,突然两条蛇吐着信子,对着我们怒目而视。当然最后发现只是玩具蛇,不过TMD也太活灵活现了,除了不会动,跟真蛇没什么区别。

很多人都说喜欢开盲盒的刺激。

那天,我一共拆了八个托盘,46个箱子。统计了数百个品名,笔记本都列了数十页纸,像一个超市的采货单。

所以,你要问我拆盲盒什么心情?好奇,恼火,诧异,无奈,惊吓,麻木… … 无所不有,除了开心。

终于,所有托盘清理完毕,装箱单和商业发票也都做好了。

累的,脚都站不稳。

此时,快到晚8点,深圳的夏天,天才微暗。

联系上公司长期合作的物流,让他们带些人手上楼拉货下去,再发到快递仓库去。

我是真不想动了,话都懒得多说,就多出些提货费吧,还要我一个人再把货整下楼装车?干脆杀了我吧。

操作帮忙扫了下地上剪下的编织袋碎屑,又拖了下地,顿时走廊又恢复了往日的赶紧整洁。

我将十三香,酱油,还有一些电池,打火机等交给她,这些东西有些敏感,正常快递普货渠道不接。

“这些交给你了,客户那边我会跟他说。今天真的辛苦你了,太感谢了,你早点回家,下周请你吃饭” 我说。

等了好一会儿,五六个搬运师傅才上来,不过倒是很麻利的将走廊里的货都清理了。看他们的样子,我果真做不了传统货运工的活,会饿死,他们比我专业的多。

目送着这无言的成果下楼,总算是完事了。

锁门,下楼,晚上10点多,月朗星稀。

7.

后续的发货出奇的顺利,过港、运单号更新、起飞、降落、清关、派送。

客户也极度配合,见账单后第一时间就支付了运费。关于取出的那些快递不接的货,他没有多说什么。

我也没向他们提及为了一份装箱单和发票所经历的尴尬与疲惫,永远深埋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订单结束,拿到一笔丰厚的提成,请大伙吃了顿饭。

喜剧人间。

时至今日,我时常在想:

要是当时客户不要这些货了,怎么办?我整那些个破事岂不是冤死?按估值算,毕竟8个托盘的货加起来也不到7万块。

这么大个快递货,要是海关查验怎么办?想想就觉得后怕。这样又觉得那些个清理和整理工作又不是多此一举,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值吗?要是再碰到类似的私人物品单,我还有勇气接吗?我从中到底又学到了什么?

货代这行,总有一些扑朔迷离与意外惊喜,像流星划过,你闭眼许愿,低头是血肉凡胎,举头见星辰大海。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我的故事货代故事

有没有什么客户比VIP更值得你全力以赴?

2022-1-19 8:22:19

我的故事货代故事

再盼那红莓花儿开

2022-4-2 9:26:12

商务合作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