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HMM:令人唏嘘的“韩梅梅”

韩国人热衷改名。

比如首都“汉城”改名为“首尔”,“泡菜”改名为“辛奇”,就连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也能一言不合地将党名改为“自由韩国党”。

都说改名改命,虽然在韩国这是一股流行风尚,但看上去确实都不咋的。

在航运业,就有这么一家韩国公司的更名令人唏嘘不已。

1

近现代史,是一部海权史。
率先崛起的西方列强无一不是依靠远洋航海之利与船坚炮的海权。

造船与船运,便是海权其中关键一环。

二战后,欧美主要造船国家因劳动力成本太高,逐渐放弃了造船业,开始向亚洲国家进行产业转移,首选就是日本。

眼瞅着日本通过造船业赚的盆满钵满,韩国馋的不行,毕竟韩国也三面环海,占尽地利。

可天时给了韩国一巴掌。彼时韩国穷得叮当响,甚至还不如北面的兄弟。没技术,没条件,韩国只能默默咽下口水。

直到70年代初,穷则思变的韩国政府推行了“出口第一”、“贸易立国”的发展战略,韩国依靠造船业经济腾飞的梦想才终于迎来了契机。

这一切,得益于一个人,也就是人和的要素。

为了实现这个战略,韩国政府采取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式,举全国之力扶持了几个大型企业,将资金和资源都集中到这些头部大企业。

可是出口、贸易,不管哪个都需要完善的航运和造船业做支撑,因此韩国政府将这一重任直接交给了韩国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

此时的郑周永是韩国最大的“包工头”。由于他成功兴建了汉江大桥以及韩国最长的京釜高速公路,深得韩国总统朴正熙信任,于是顺理成章地被一直想发展重工业的朴正熙委托筹办蔚山造船厂项目。

在筹得海外银行贷款后,韩国在蔚山建成了当时全世界最大的现代造船厂,开启了韩国的造船业之路。仅在1979年,韩国就已经在造船业领域位列世界第七。

伴随着韩国造船业的快速发展,其航运业也开始起步。

借这股东风,1976年3月25日,郑周永的现代集团在韩国首尔斥资2个亿,注册亚洲商船有限公司ASIA MERCHANT MARINE CO.,LTD,建立了自己的航运公司。

成立之初,亚洲商船购买了3艘油轮:韩国太阳号,韩国明星号,韩国旗号。紧接着,公司相继引入和扩大散杂船业务和集装箱班轮运输服务。

1983年,亚洲商船有限公司被纳入现代集团的宏伟商业版图,名称也变更为现代商船有限公司HYUNDAI MERCHANT MARINE CO., LTD。

从亚洲商船到现代商船,足见韩国企业大财阀的雄心。

2

​首次改名后的现代商船在郑周永的领导下加快了集装箱航运征程,先后开辟了多条集装箱船服务,开放多个集装箱专用码头,在多个国家与地区设立当地法人分公司。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10余年里,现代商船成了航运业中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每每和外界宣传自己时,现代商船无不以自己身后的现代集团为荣。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进入二十一世纪,与现代集团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现代商船的命运迎来了沉沦和动荡。

2001年,现代集团之父郑周永逝世。郑周永育有八儿一女,现代集团这个商业帝国随即上演了“九子夺嫡”权力纷争大战。

在经历了一番“清宫乱斗“般的大戏后,现代商船最终落入老五郑梦宪手里。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两年后,郑梦宪因政治献金事件或将面临牢狱之灾,又遭六弟郑梦准落井下石,绝望之下选择了跳楼自杀。

郑家信奉“女子不干政”,女人一向安心做贤妻良母。但郑梦宪之妻玄贞恩,继承了已故丈夫郑梦宪在现代商船的4.98%的股份,又从其母亲金文姬那里获得了18.57%的现代电梯的股份代理权,而现代电梯又拥有现代商船15.16%的股份。

世事难料,48岁的遗孀玄贞恩最终成为了现代商船的新掌门人。命运把一个绝望家庭主妇推向了现代商船这艘巨轮的掌舵者之位。

从家庭主妇到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大企业领导人,玄贞恩外柔内刚,表现出超强的柔韧与果敢,深陷权力纷争漩涡的现代集团终于迎来了复苏。

现代商船也在新任女总裁的手中,披荆斩棘,成为韩国仅次于老大韩进海运的班轮公司。“现代商船HYUNDAI MERCHANT MARINE”这个名字的品牌效应达到历史顶峰。

3

然而,好景不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此后十年里,这一黑天鹅事件给航运业带来深远的影响。全球海运运力持续供大于求,各大班轮公司都在挣扎中求生。

紧接着,2016年,韩国班轮业龙头老大、全球第七大船公司韩进海运破产,地震般的冲击波影响全球海运,韩国航运业也步入“至暗时刻”。由于运费率不稳定、行业秩序混乱等原因,航运公司的盈利能力大幅削弱。

作为韩国主要的班轮公司,现代商船还来不及享受荣耀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业绩下滑的囹圄,不得不负重前行。

2011-2016年,现代商船连续6年经营亏损。饮鸩止渴的经营让其背上了高额债务,2016年初,数据认为现代商船资产负债率高达980%。2017-2019年,HMM的亏损额仍旧很大,分别为11.0亿、8.2亿和5.0亿美元。

不过相对于悲惨倒闭的韩进海运,现代商船要幸运的多。

在放弃救助使得韩进海运破产,意识到航运业给韩国乃至全球供应链带来长期紊乱后,为避免重蹈覆辙,韩国政府痛定思痛,开始加大对整个集运业的支持力度。

“后韩进”时代,此时韩国的第二大班轮公司现代商船因此被推到更加受人瞩目的位置,成为最大的“宠儿”。

先是2016年4月,韩国产业发展银行(KDB)批准了现代商船债务重组计划。半年后,韩国政府公布《海运产业竞争力强化方案》,其核心便是发展壮大现代商船。

次年,韩国政府主导对现代商船施行6.6亿美元的救助,使其勉强度过债务违约危机。

2018年,韩国海洋商业公司(KOBC)成立后,韩国政府对HMM扶持的力度进一步加大。7月,KOBC与HMM签署关于10艘集装箱船的售后回租协议,为后者提供7.4亿美元的资金支持。9月,KOBC支持HMM下单订造12艘2.4万TEU型船和8艘1.5万TEU型船,总载箱量超过40万TEU。 四季度,KOBC更是签署为HMM筹集6.15万亿韩元(约合54亿美元)资金的协议。

此外,KDB与KOBC还在2017至2019年分别以通过购买债券的形式向HMM注入6000亿、10000亿和9600亿韩元资金,以支持其归还到期债务。

持续不断地注资使得KDB和KOBC两大机构在现代商船的股权份额升至74%。现代商船虽然因此大难幸存,但不得不改名换姓,成为韩国政府的控股企业。

2020年4月1日,现代商船(Hyundai Merchant Marine)企业名称(英文)和品牌停止使用,公司正式更名为HMM。

为了反映其新的所有权,现代商船的集装箱也进行了品牌重塑设计,“HMM”取代了集装箱上的现代Hyundai原来的名称。

同年年底,HMM发布告客户书:自2020年12月22日开始,其中文公司名称“现代商船”变更为“韩新海运”。

这是现代商船的第二次改名,也宣告现代商船这一沿用了37年的名称成为了历史尘埃。

2022年6月,HMM搬离了现代集团位于首尔市中心的总部大楼,切断了与现代的最后一丝联系。

4

韩国政府通过投资银行KBC介入,拯救了现代商船,使其免于破产,借此希望能重振韩国航运业,迈出海运强国之路。

HMM也有着做好韩国航运龙头大哥,改头换面的决心和对未来热烈的憧憬。

但是接过“韩国第一大班轮公司”称号的HMM,在随后的10余年间并不好过。一度游离在三大航运联盟体系之外,让其无力深度参与主干航线的运输,仍旧长期亏损。

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韩国政府对HMM的前景失去了信心,私有化的想法悄然而生。最终,KDB于2021年初向韩国战略与财政部报告了HMM私有化计划。

但韩国政府和HMM一定不曾想到,全球疫情的蔓延成为了集运市场回暖的关键点。

2021年,HMM成功逆袭,扭亏为盈,实现2018年以来年收入达到100亿美元的营业目标。KDB委任的HMM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ae Hoon Bae在2022年1月1日发布的新年寄语中表示,HMM实现了自成立以来的最佳业绩表现。

得益于2021年集运市场的持续繁荣所创造的历史最高业绩,HMM涅槃重生,一次性挽回了过去9年间出现的巨额亏损,一越成为排名为全球第八大班轮公司。不仅如此,其业绩盖过了2016年韩进海运破产后的一地萧瑟,所领衔的韩国班轮业也已恢复元气。

在业绩创下历史新高之后,HMM的私有化终于正式提上日程。

韩国政府计划分阶段减少KDB和KOBC等公共机构持有的HMM股份,将经营权转让民营,为HMM的私有化创造条件。韩国海洋水产部长官曹承焕表示:“HMM连续盈利,政府和公共机构没有理由继续保持,从中长期来看,应该向民营化发展”。

与此同时,韩国政府开始积极找寻买家,计划到2025年底完成HMM的私有化。

浦项制铁一直被视为收购HMM的最佳人选,分析人士指出,浦项制铁的大规模投资将使HMM能够大大扩张船队运力,与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等国际巨头旗鼓相当。

在航运业持续整合的浪潮下,韩国当前排名第二的航运公司森罗商船认购HMM股份的消息似乎揭开了HMM私有化的新篇章。尽管森罗商船目前仅持有HMM不到0.5%的股份,但认购股份的举动还是引发了业界人士对这两家韩国班轮巨头可能会合并的猜测。

无论花落谁家,按韩国人的改名习惯来看,未来HMM这个名字恐怕也将退出历史舞台了。

comment后记

疫情三年,国际航运像一艘货轮,在时代的风浪中载沉载浮。2022年,行业告别了繁荣,开始各种内卷。

全球班轮业已经发展为规模化竞争,准备私有化、脱离政府扶持的HMM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呢?真金不怕火炼,大浪淘沙,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纵观HMM的三次改名,从亚洲地域雄心到公司铮铮自信,从三十七年光辉岁月到抹去历史品牌重塑,最后到今天箭在弦上私有化的改旗易帜,我们不得不感慨HMM的改名真的是改命吗?

面对不确定性,品牌需要炼狱,穿越周期,行业永远只会奖励那些深耕的公司与坚持初心的人。

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会记得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家叫“韩梅梅”的船公司,伴随着80后90后的货代人。也许很快它便不复存在,但正如“韩梅梅”一样,尽管她已从课本消失,但她是80后学生时代难忘的回忆,一直印在大家的心中。美好会一直被我们记住,给我们力量。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投稿故事货代故事

货代第二个十年,愿我们都能坚持所爱,奔赴山海......

2022-11-1 8:49:24

业务经验认知篇

营销四部曲,构建业务开发小宇宙

2022-5-11 21:09:45

商务合作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