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货代-空运篇

这是五个单元故事,
每个故事不是很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故事,可能因为它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彷佛就在昨天,所以想记录下来,不加掩饰的坦言那些俗不可耐的梦想 、不可思议的偶然 、难以言说的命运。

这也是一份国际货代人的剧本。
至于票房嘛,还行。

      — 1.我的职业—

      2010年9月27日,我办理了离职。

      这是我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后的第一份工作。说是工作,其实在实习期被安排到流水线上成了车间工人。想想两个月前带着所有的梦想从西安来到深圳,一番懵懂与伤痛,现实呵,给了我一记闷棍。

      那天傍晚,游走在深圳这座向往但陌生的城市。繁华与落寞交错,视线模糊了。

      一架飞机从天边飞来,到头顶时飞得很低。
      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飞机,虽然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但依旧久久伫立观望,总觉着自己好像会与之发生些什么。旅行、云端、全世界到处飞等让人憧憬的字眼让人浮想联翩。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冥冥之中我却是与国际货(空)运有着不解之缘。
      因为本着生存需要,三周后我便进入了国际货代这个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行业,入职了一家国际货代公司,做FOB海外客户开发业务,而这一做就是10年。

      — 2.我的名字 —

      入职需要填写英文名,我想都没想就写了Paul。
      2010是个世界杯年,每个80后想必都对章鱼保罗记忆尤深,我也对足球爱的深沉。然后我的中文名与章鱼谐音。
      所以,英文名Paul-保罗便顺理成章,非我莫属。

      两年后,因为2014巴西世界杯的临近,去巴西的空运货多了起来。
      我接了一个巴西客户,去巴西Sao Paulo (VCP/GRU)的空运货单比较多。

      多到什么程度?
      你要知道我是做海外直客的,对于我这类群体业务来说,每个月有个10-15单的样子已经不错了。在那个在线电商货运还没怎么兴起的年份,我们的订单号都是人工生成与统计的,而我每次都是要5个订单号,很快就用完,因为几乎每周都要定5票左右500KG-2吨不等的货到VCP或GRU,这个订舱与出货频率让公司上下与当时华强北的那些供应商们(货物全是手机保护壳)甚为惊讶。

      就这样,我开始被同事们戏称“圣保罗”。

      — 3. 我的兴趣 —

      2012年欧洲杯如火如荼,想着订张机票去波兰看西班牙与意大利的决赛。

      不过没去成,因为姐姐嫁到了新加坡,需要去参加她的婚礼。那时大家都还没怎么用微信,所以我发布了一个QQ动态:下一站,新加坡。那是我第一次出国,迄今为止,新加坡仍然是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

      5个多小时的飞机旅程,在2600公里外,我见证了我姐的婚礼。

      在狮城,我也见到了我从业伊始的第一个客户,一个和我同样热爱足球的代理。在货代这条路上,You’ll Never Walk Alone. 所不同的是,我痴迷巴萨,他忠于利物浦。

      在星巴克一方窄窄的桌上,我们聊了两个小时的足球,从实况到FiFa,从英超到西甲,从梅西到马拉多纳。

      最后,换来了他5吨空运货与近乎$1.5/KG ( RMB10块钱/公斤)的利润。
      至于代价,一杯卡布奇诺而已。

      当足球遇见货代,谁说情怀不可以落地?

      — 4. 我的平凡 —

      2014年,朴树的《平凡之路》把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的货代空运路像极了平凡之路。

      最初选择工作的时候徘徊过,犹豫过,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及脆弱的自尊心,年少轻狂,那就是我曾经的模样。沸腾着,不安着,怀着满腔热血在现实与梦想中,不断碰撞,在妥协中寻找自己的方向。现在想来,怎么就进入了货代这行了呢? 真是一个谜一样的故事。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做过1票20吨20万利润的空运单到KBP(乌克拉基辅),多票1-2吨利润2-4万的空运货到PDX(美国波特兰),N多票区间利润3K-1.5W去GRU(巴西圣保罗),以及无数票分散在全球的空运( DME, LHR, CDG,MAD, HEL, SKP, TXL, SIN, BWN, MNL, BKK, JKT, LOS, CPT, POS, SJU,SYD,etc。10年间,30余个国家,180余个客户,这便是我的空运路上的脚印。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就像旅途终有终点,飞机终将降落。
      直到2020年初离开货代行业,一切又回到原点。
      洗净铅华才发现平凡是唯一的答案。

      — 5. 我的遗憾 —

      离开货代后,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我心里其实还有着小小的遗憾,就是对比我的海运业绩与同事的空运光辉,我知道我的空运答卷是不完美的,所以我无比渴望给我的空运履历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疫情全球蔓延的那几个月,全世界都在向中国寻求包机运输医疗物资。

      我的自建站上也迎来了井喷式的流量,每天都是那种几十吨,几百吨甚至数千吨的空运包机询价。

      最开始,我以为是世界疯了,但当客户(俄罗斯土豪)将真真切切的订单询价数据( 每周45吨,需要6个月生产完,共计1080吨,货值6000万美金,需要连续6-12架包,去SFO)给到我时,我才发现是我草率了。

      我也意识到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于是,又匆忙的捡起老本行去寻找庄家同行与做报价方案竞标,很快我们进入到最终的1/3决选。客户的答复是”we are very happy about the offer, it will take us a bit time to discuss everything with the investor but we are definitely good in game because of your very detailed offer “

      就在我认为终将上演一出好戏时,遗憾还是不期而至。

      “Sorry, we ended up having to buy our own plane, two old 747. The needed to up the freight to 520 tons a week. And we are going to fly 6 days a week”.

      客户最终决定买两架旧一点的飞机去承运那些医疗物资,一周飞6天(他们还有其它国家的货),而非采用我们的包机方案。

      好吧,战斗民族着实彪悍,将我消除空运业绩遗憾的梦想击的粉碎。


      – End –

      最后,我想以张艺谋的话结尾。

      我不知道“命运”是什么,也许是人生中某个时机的契合,那是许许多多挣扎和徒劳中一个最意外的结果,无法设计和捕捉。我不能解释“梦想”这个词,虽然我们常常拿它来造美丽的句子。对我来讲,梦想是非常入世、非常具体的,甚至俗不可耐,是我生活的各个阶段中非常现实的想法。

       

      华丽的分割线


      故事是鸡汤,鸡汤只有世界观和价值观,没有方法论。

      下一篇推送将本期故事的姊妹篇,即干货《回归本质-空运销售的基本逻辑》,讲诉每个故事背后的启示:怎样获得更多的空运询盘,怎样识别高质量的空运客户,怎样做高空运单利润等。尽请期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故事案例

      阳明YML: 宝岛的正道之光

      2021-8-11 9:04:44

      故事案例

      我和我的货代-快递篇

      2021-11-18 8:56: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